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革宋

革宋 第249节


和其他人的住处一样,董永年也是住了小楼。不过他是单身,所以住的是青年公寓。门上的是用那种特制门鼻做成的门锁,内外各有一个锁,不管是从里面或者外面,只要开了一个锁,就可以打开门。

赵太尉执政之后,虽然盐铁还是专营,价格却暴跌。加上有了铁厂,市面上的铁器价格打着滚下跌,以至于家家都用得起铁质的锁。而这新式的门鼻配合了铁锁正好能够让这帮年轻人不用起床去给人开门。这种雨天,睡得深沉之时,哪怕是听到了声音,大家也不想起来给别人开门的。

这种日子又过了几天,吴闵生来上课的时候露出了欢喜的表情。董永年看得出这位不肯花钱请人吃饭的老兄很可能遇到什么好事。果然,两人坐下之后,吴闵生就喜滋滋地说道:“今天工厂告诉我们,这次即便停工,我们也照样有活干。我已经报名去了警察部门先干着。等赵太尉夺回嘉兴,棉花运回工厂,我们就可以继续回工厂上班。”

董永年听了这个消息,也替吴闵生高兴,他笑道:“还有这等好事?”

“嗯。我就说赵太尉绝不会不管我们的。”吴闵生带着笑容答道。

董永年心里面腹诽,我可从来没听你说过赵太尉的好话。这会儿你想起来夸赵太尉了。所以他忍不住挤兑了吴闵生一句,“有这种高兴事,那就请我吃个饭吧。”

果然如董永年所料,吴闵生的脸色立刻就愁苦起来,他叹道:“董兄弟,我没办法和你比啊。你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家五六个孩子等着吃饭。能把他们给喂饱就不错了。这不是哥哥不想请你,这是真的请不了哇。”

董永年也只是挤兑吴闵生,他并没有真的想逼着吴闵生请吃饭。身为湖北的人,董永年家里也是溺婴大军中的一份子。那些家庭为了能够维持基本的生存水准,一般是有渡过幼儿期的两男一女,剩下的就开始溺婴。也就是到了福州之后,他才有生之年第一次大规模见到普通人家竟然敢养活五六个孩子的。

当他得知这些娃中甚至有些不是亲生的,而是家族的子弟。董永年被深深感动了。他万万没想到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传说中的仁政。只要跟着那些施行仁政的人,大家就能吃饱饭,甚至吃上肉。

见吴闵生这么高兴,董永年笑道:“算了,我请你吃饭吧。”

下课之后,两人又去吃牛肉面。这次吴闵生就看着情绪稳定,再没上次那种不稳定的情况。董永年忍不住问道:“吴哥哥,若是有人要害赵太尉,你会怎么做?”

“赵太尉身边那么多人,用不着我操心。”吴闵生答道。

“比方说,有些事情是你才知道的。你会怎么办?”董永年继续问。他对这个问题非常在意。

“要是我啊……”吴闵生思忖起来,想了一阵,他说道:“要是我的话,我就会偷偷想办法告诉赵太尉。”

“我们还能见到赵太尉?呵呵!”董永年给了吴闵生一个嘲笑。

吴闵生此次根本不为所动,他答道:“可以找工会啊。这次的事情,我也是想来想去,找了工会的干部说了。没想到工会干部说,赵太尉已经给他们开过会,他们对此事有了打算。正好我去问,工会就直接给大家讲了未来的出路。他们归赵太尉管,想来是知道怎么告诉赵太尉的。”

听了吴闵生的话,董永年沉默了。吴闵生这个提醒很有启发,在火药局里面也有工会,平日里工会的干部就是经常给大家做些宣传,并且问问大家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吴闵生的住房就由工会安排的。

如果按照吴闵生所讲,工会远比董永年想象的更有实力。而且工会的人平日里接人待物都很客气,也许找他们诉说蒙古间谍的事情,他们不会把董永年当成蒙古间谍一伙的吧……

第016章 塞翁失马的董永年

董永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够近距离见到赵太尉,更没想到在这样光荣的时刻里,他的身份竟然类似于囚犯。

“董永年,经过调查,你并不是蒙古间谍。从今天起恢复你的工作,待遇也和以前相同。”赵嘉仁的声音很从容,很有年长者的风范。听到这话,笔直站立的董永年先是觉得不可置信,瞬间轻松的心情突然感到伤感,忍不住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几天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在向工会负责人请求援助的时候,工会负责人挺客气,对董永年的境遇表示了很大的同情。

到了第二天下午,董永年就被突然出现的另外一票人给带走。原本董永年还是希望能够配合这些人赶紧把事情弄清楚,洗清他自己的问题。可稍微谈了那么一阵,他就发现那些人和的立场与工会大大不同。

工会的立场是帮助大家解决问题,对于火药局的员工遭到蒙古间谍威胁的事情很谨慎,也很同情。然而这帮自称是管抓间谍的家伙就完全以他们自己的想法为核心。经过一番言语上的往来,董永年感觉这些人就是准备了一套剧本,董永年在里面的位置是蒙古间谍的同伙。

有了这种判断董永年哪里肯担上这个罪名,他坚决否认自己是间谍。那帮人就带着刁难的表情问董永年的经历。董永年心里面恼怒,就忍不住想刁难那帮人。他故意不说赵勇后来的身份,只是告诉那些人实情,“八年前是临安仁达商铺的大掌柜赵勇招我的。”

凶神恶煞的那伙人听了赵勇的名字,冷笑着说道:“哪里来的什么仁达商铺,只怕此人就是蒙古人的同伙。正好汴梁的那些人都回到福州了,好好查查这个人的来历。”

不到一个时辰,逼问董永年的人被叫出去一趟之后,回来就显得脸色难看。他声音再没有最初那么高亢,含含糊糊地说道:“你不要糊弄我们,你怎么可能是赵勇招收的。”

“仁达商铺的大掌柜赵勇,绝对没错。”董永年毫不迟疑的咬定。

审问的人嘴里嘟嘟囔囔,看着像是在咒骂。嘟囔一番之后,他重振旗鼓的厉声问道:“那你到了船厂,又是谁招收的你。”

“是赵勇推荐我给谢无欢。那时候谢无欢还在嘉兴船厂,后来他就离开了。”董永年忍不住又说了实话。

负责审问的那位看来因为知道赵勇的真实身份后耿耿于怀,听到了谢无欢这个陌生名字,立刻怒道:“什么谢无欢谢有欢,听着就不是正经人。查,查查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赵勇作为赵嘉仁的亲信,长期在临安独当一面。虽然整体上属于有力人士,在福州倒是名声不显。谢无欢是不怎么出现在公共领域的造船业专业人士,却好歹在福州好些年。听审问的家伙竟然眼瞅又要栽进去,旁边的人连忙使了眼色。

负责审问的也挺机灵,他暂时停下来,和旁边的同伴出去。没多久,知道自己被戏弄的审问者怒气冲冲的杀进来,也不多说话,上前对着董永年就踹了一脚,同时骂道:“你个混蛋,竟然敢消遣俺。”

见这厮恼羞成怒的模样,董永年也不肯吃亏,便依照在学校接受的武术训练格挡住那厮的拳脚。审问者大怒,喝道:“还敢挡!”拳脚上更加了气力。

就在董永年担心其他人会不会上来围殴之时,就听有人喝道:“别记了!记什么记!”

这一嗓子登时就把焦点给转移到了记录员身上。董永年听到这话倒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屋里面的人竟然并非是同一边的。

看得出审问者对那个记录很在意,他甚至暂时停下对董永年的殴打,转身对在屋里面一直没有吭声的记录人员喝道:“你记什么记。你这是哪一边的。”瞅他的样子,竟然有要动手的意思。

旁边的人也眼瞅事情不对,连忙把记录员和审问者一起拉出去。没多久就听见审问者喝道:“我管抓间谍,这是为大家好。你耍什么威风?抓出间谍大家都有功,你害了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还要跟我叔做对么?”

到了此时,那位记录员终于大声说气话来,“我知道你叔是丁羽,那又怎么了?你叔就没告诉过你,我们就是要记录发生了什么。动手是一定要记的。我不记,出了事情我就要受罚。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干什么干,我看你就是来找别扭的。”审问者就和记录员杠上了。

在这些人内讧之时,外面又来了人,嘈杂了好一阵,门一开,就见工会会长推门进来。他大马金刀的往凳子上一坐,对着外面大声说道:“我今天就在这里坐着,看看你怎么对待我们工会的人!”

之后的事情闹闹闹,董永年也不知道怎么就给闹到了赵太尉面前来。而赵太尉竟然给无权无势的董永年正面的结论,更是出乎董永年的意料之外。

做决定的地方是个会议室,屋里面坐了些人。董永年等参与此事的各路年轻人都在,讲完了董永年,赵嘉仁让董永年坐下。接着让负责审讯的那位喊了一声,“丁飞”。

丁飞一脸沮丧,他站起身来,勉强挺直腰杆。赵嘉仁看着这个在此事中惹事最多的一位,暂时没有开口。思忖了一下这才说道:“丁飞,你知道你问题出在哪里么?”

丁飞低着头,沮丧地说道:“我不该耍脾气。”
首节上一节249/117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回到大唐当皇帝

下一篇: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