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鬼话悬疑 > 诡神冢

诡神冢 第1节

诡神冢 - 作者:焚天孔雀

科学考古,探险悬疑之路!
神灵真的存在吗?他们现在又去了哪里?封神榜中的姜子牙到底是什么人?5000年前这片大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章 十五年前的约定

“工厂真是要倒闭了,你们都有地方去么?”

满身尘土的陈智刚走出厂房,就听见工友们在议论着,他木讷的抬头看了一眼,一张破产公告赫然贴在破烂的公告栏上,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这个小型的机械加工厂效益早已不好,已经几次减员了,陈智因为踏实肯干才拖到了现在。

“陈智,你怎么办啊?找到地方没有?”结账时,和陈智一个车间的老林叔关切的问道,陈智家的情况他太清楚了。

陈智并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出生在东北的a市,a市以盛产钢材著称。这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钢铁大厂叫a钢,这个城市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这里工作,也有很多小工厂依附着a钢存活。

在陈智从技校毕业那年,他爸因酒后出了严重的工作事故,被厂里给开除了。没了工作的父亲更加堕落,终日嗜酒如命,终于酒后中风,被光荣的送进了养老院。而陈智的母亲则在那一年和他爸离了婚,搬出去住了。陈智不是没怨恨过他爸,但是再怨恨,那仍然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不能不管他。

陈智父亲所在的养老院每个月要交一千两百元的生活管理费。钱,是陈智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在a市找工作并不是很容易,失业就意味着他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衣食无靠,他自己倒还好解决,但养老院的老头子可等不起。

陈智眉头紧锁的回到了家,这个所谓的家是老头子留给他的唯一财产,一套四十来平方的破旧房子,每次外面下大雨,屋角就渗水,到处都是发霉的墙皮。

房间里没有一丝的暖意,老房子的供暖太不好了,陈智仰面躺在床上,看着满是蛛丝破乱不堪的棚顶。“如果实在没办法,难道要去抢劫么?”陈智心里胡思乱想着,感觉非常迷茫和无助,上天或许在给他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忘记了将那扇窗户打开。

陈智没有多高的文化,更没有上过大学,职业学校里学的是铆工,分配到了这家刚倒闭的小私企。同样陈智也没有女朋友,因为以他现在的条件,实在没有女生愿意看他一眼,陈智也实在无力去负担别人的生活了。

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打断了陈智的胡思乱想。

“该死,又是哪里漏水了!”陈智嘟囔了一句,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循着滴答声找了过去。

水是从暖气里面漏出来的,老式的那种装修都是把暖气包在木头板子里,如果要修暖气只能把木头板子撬开。陈智只好找来了工具,他可不想在失业了之后连房子也淹了。

这木板并不难撬开,没两分钟陈智就搞定了,拿开所有的木板,里面出现了一个木格,在木格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纸盒箱,这是很早以前那种装水果用的,放在里面也不知道有多久,上面已经满是灰尘。

陈智心中顿时觉得好奇,他不记得有个纸盒箱放在这里。

陈智简单处理了一下暖气,将纸盒箱从木格里搬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这纸盒发霉得厉害,陈智将盖子轻轻的打开。

这里面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陈智好奇的想。打开后,他看到里面原来是一些他小时候用过的教材,他随手捡了一本翻了翻,发现很多书页都已经粘合到一起了,书上有一些他做的课堂笔记。他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字,回忆着小学时候的事。

小学时候的他并不快乐,自从他爸被厂里面开除以后,每次喝完酒都会发疯一样的打骂陈智和他妈,他妈妈倒是从来不和他爸争吵,但对陈智和他爸的态度非常冷漠,陈智经常从******眼睛里看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冰冷。他们家在a市没有任何亲属,其实这很奇怪,但这让陈智从小就习惯了面对孤独。

脑海中回忆着童年时候的事情,陈智捡起了一本包着书皮的书,这书皮是小学时的一个女同学给他包的。打开书皮,这是一本《小学数学》,右下角有他写的歪歪扭扭的名字,三年一班陈智。

此刻他的脑海中忽然涌进一段记忆,但却怎么也无法清晰起来,但有一种感觉,他似乎忘记过什么。他翻了翻书,书皮直接掉了下来,从里面飘出了一张泛黄的纸条。

陈智将纸条捡了起来,纸条对折着,并不大,当陈智打开纸条的时候,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涌进了脑海。

纸条上工整的写着两行字:“下午两点,a钢青年锻造厂,厂区仓库见,坐中午12点a钢正门的通勤车,终点站下,记住一定要来,千万千万!”落款是一个郭字,在纸条的背面还画着一个地图,很详细的标注着大门,厂房和仓库的位置,即便是一个小孩子也能一目了然。

陈智看着这张纸条,眼神一动不动,记忆在慢慢的苏醒。这张纸条是他自己放进书皮里的,纸条的内容也是写给他的,纸条背面画的那个工厂他也曾经去过。

学校曾经是陈智最讨厌的地方,在他的记忆里,他父母从没有来过学校,更不要说给老师送礼了,再加上他自己也贪玩,老师们从来不搭理他,只有在需要整顿课堂纪律的时候,才会把他提出来,让他罚站之类的。但也不是全部的老师都对他不好,曾经就有一位姓郭的数学老师对他表示过十二分的关心。

郭老师是新调来的,他的脸陈智都有些记不清了,但这位郭老师经常把他叫出来,和他聊天,问他家里的情况,比如爸爸妈妈做什么的,平时家里吃的什么,又问了些他那个年纪根本听不懂的问题,陈智也就没有记下。

陈智印象非常深的是郭老师的手上有一块表,表盘的边缘是金色的,陈智从没见人戴过。郭老师告诉过他,这块手表是外国货,叫欧米茄,还说这块表迟早都要给他的,当时让陈智好一阵的高兴。等到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在那个年代,那种金边的欧米茄手表对一个小学老师来说有些太贵了。

他手中拿着的这张纸条就是这位郭老师留给他的,那是在一个课间休息的时候,陈智像个泥猴一样在操场上踢足球,郭老师在球场旁边的大树下将他叫了过去,当时郭老师满头大汗,很匆忙的将手中的纸条交给了陈智,在临走的时候,还神色凝重的说了一句,“一定要来!”

当时的陈智如同丈二的和尚,根本摸不着头脑,但要是去纸条上画的那个地方,他就必须要逃学,否则他根本来不及赶上厂门口的通勤车。而且小陈智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青年锻造厂是a钢的附属小厂之一,在a市的最东头,就是坐通勤车也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当时郭老师在陈智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所以陈智决定一定要去。

具体怎么上的车陈智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车开了很久。

那个厂子坐落在a市的郊区,没有a钢西面那种热闹。门口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他记得当时很顺利的就进入了厂区。在记忆中,他按照地图经过了一个特别大的厂房,透过厂房后门的玻璃窗户,能看到厂房后面有一个铁皮仓库,而郭老师就站在那里。

陈智记得他当时看到郭老师的时候,发现郭老师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焦急,很扭曲。正当他准备开门出去见他时,突然间,一辆解放大卡车冲了出来,生生的将郭老师撞在了仓库的门上。

陈智清晰的记得,那辆解放大卡的车尾正对着他,让他根本看不见郭老师变成了什么样子。之后卡车上下来了很多的人,全都冲向了车头,没人注意到一个小孩站在门后面。陈智当时吓坏了。那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他做出了一个小孩子遇到危险后最本能的反应,扭头就跑,疯狂的跑。后惊恐中他连怎么跑回去的都记不清了。

但第二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被卡车撞了的郭老师,又去学校上班了。

第二章 不存在的人

?郭老师当时见到他的反应,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陈智刚开始很惊讶,但小孩子的思维是简单的,以为一切都没事了,那个车祸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有件事不同了,郭老师从此以后再没对他表示过关心,就是陈智主动去说话,郭老师也不爱理他。在陈智当时简单的思维里,认为可能是老师怪他没有去赴约,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总之大人的世界很奇怪。后来那个郭老师很快就转走了,陈智也慢慢忘记了这件事,这张纸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进了书皮里。

十五年后的今天,这张纸条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尘封了很久的记忆才在陈智的脑海中慢慢展现。而当时他觉得很合理的事情,此刻在他这个成年人的眼中,都开始显得那么的不合理。

一个认识没多少天的新老师,让一个三年级的孩子逃课去找他,而且距离还是如此之远,这让陈智觉得有些蹊跷。

细细回忆起来,当时卡车后面载着的那些人,都穿着老旧的迷彩服,每个人的身手都十分矫健,从车上一跃而下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猛兽的气息,这群人的目的更像是去抓人。

陈智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在整理自己的记忆,因为儿时的记忆很模糊,甚至有很多是自己伪造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智对这段记忆印象特别深,而且对一些重要的细节非常肯定。好像有一个人在他耳边低声说:“千万要来找我”。

第二天一早,陈智就出去找工作了,没了工作就没了收入,老头子可在养老院眼巴巴的等着呢,但陈智的脑子里却一直都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想着那个奇怪的郭老师。

铆工的工作其实不难找,但到劳务市场找工作的却不顺利,大多数工资都不高,还要压月发放,或者就需要去外地。陈智不能去外地,他还有父亲要照顾。
返回目录1/241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深夜书屋

下一篇:东京警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