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程

官程 第90节

小厉见杨冲锋真有些动心思,说“杨哥,老大,你们要是真有这意思,我让人查查她。”

杨冲锋看着黑牛没有表态,黑牛说“那姐们要降伏得住才成,这得杨哥出马了。”

“降伏女人冲锋最拿手了。”梅姐说,小厉和黑牛两人都埋着头,他们知道梅姐和杨冲锋之间的那种关系。这话说下去,?人都不好掺和了。杨冲锋也不好当场驳梅姐这句话,那就成了越描越黑。杨冲锋不接梅姐的话,对小厉说“小厉,顺安客运那边你找个人先盯着,建筑公司才是重心,那边还要放快招人的决心。”

“杨哥,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小厉说。

“也没有什么消息,但城北那摊子荒在那里,迟早要修建的,我们有了准备,打出名声才能和别人争一争。”杨冲锋说。

说过正事,梅姐这次没有走,等小厉和大块走后,莉莉对梅姐说,“姐,你的房间外一直都留着,要不要休息下?”离下午上班还有一点时间,梅姐见了杨冲锋自然留恋,如今,梅姐在柳泽县里已经是名角色了,杨冲锋也不敢到“梦里水乡”去露面。想和杨冲锋做点事,也只有谈过公司公事后盼望着能聚一聚。见梅姐渴求的眼,杨冲锋自然不会让她太失望。两人进来房间后,梅姐极尽温柔之能事,卖力地讨杨冲锋欢心。

到钢业公司办公室已经比上班时间迟了些,二楼其他办公室里的人员都到齐了。钢业公司目前生产的主要产品,就是将钢锭加工成建筑材料,像各种型号的钢筋、钢条等等。销售的渠道也铺成,只是开始生产的产能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可说供求关系有些紧张。完成第一轮销售供货后,产品的质量在柳市地区也得到认可。而柳泽县里知道钢业公司生产的建材不比从外地进来的货质量差,价格上还有一点点优势,供求关系就更加紧张些。如果产能完全发挥出来,才能满足这时段的市场需求。

县里和钢业公司看到这行情,都很兴奋。一个厂的订单多,需大于求,就算有些压力也是高兴的,生产的能力会随着工人熟手后渐渐释放出来。好在钢业公司所用的工人,都是烟厂里一些机械熟练工,虽说操作不同,学习了近两个月,有了这么充分的准备是很容易上手的。

但目前供货紧张,杨冲锋手下的销售科也因为货源不足,弄得有些被动。在柳市地区,销售和零售商家都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彼此是相依相存的。齐思伟和谭擎华两人手里都有一定量的活动指标,齐思伟主要是用来平衡各商家关系户,而谭擎华手里的就是用来平衡柳泽县内外各相关领导开口要解决的问题。杨冲锋手里反而没有直接的指标,要是想动一些给找上门来又无法推却的人,就得从两人手里去挤占。

资源紧缺后,拥有资源的一方也有他们内在的尴尬。

杨冲锋走过办公室,紧邻他办公室的是销售科计划与统计处,这里的资料最齐全,也是很有实权的一个办公室。归口是谭擎华亲自抓,而谭擎华也将办公室放在里间小间里。杨冲锋对此没有多少看法,办公室里的员工都是看杨冲锋脸色行事的,想绕过杨冲锋来控制这个计划与统计处,谭擎华还没有这么好的魅力。

刚一走进办公室,正准备关门,身后徐林跟过来轻声说,“杨厂长。”徐林是计划与统计处的主要人员,原来是柳芸烟厂财务处的,跟过来说杨冲锋点他的名。对杨冲锋从心里感激,对公司里的人和事,事无巨细都会向杨冲锋说。

徐林是一个一米六多的中年男人,有些瘦,头上的二分头梳得很严整。按徐林在科室里说,男人太女人腰,那是最为重要的,当然得刻意弄弄,每天工作才有好的精神和敏捷的思路。徐林无疑是个工作上很有些能力的人,只是外表看着有些猥琐,给杨冲锋的小报告打多了,杨冲锋心里对他也有些烦,但只要的人无疑是自己很需要的人,这种忠心是有必要培养一两个,才被至于让人给阴了。

徐林叫了声杨厂长后见杨冲锋没有反应,就迟疑着要把要跟进办公室,领导有领导的私谜性,也有领导的情绪。徐林当然更深一层地了解这些,对杨冲锋本是感激,慢慢才演化成现在这种状况,徐林感觉到这是自己的责任了。履行这种职责也要看时机的。

杨冲锋一路上还在想着怎么样去找那个叫刘萍的女人,要将她弄过来是不是像梅姐说的也把她正到创上去才能更好地收服她?梅姐当然是要讨杨冲锋欢心,什么话都乱说,自己也不可能只有见了女人就用着法子来收服人。

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徐林,徐林犹豫地当口,杨冲锋也调整过来,转身说“老徐,进来说。”

徐林见杨冲锋让他到办公室里去,自然满心喜欢。能为杨冲锋多做一些事,也体现领导启用自己没有看错人,要是能给领导帮上点什么忙,就是对领导的一种回报啊。徐林开着笑脸跟在杨冲锋后面,进了门转身轻轻合上门,门合上之前快速地将外面扫一眼,虽然从他的角度看不到走廊里有没有人,但这是一种习惯动作。

“坐。”徐林不是第一次到自己办公室里,原来在临时办公室办公时,徐林找自己都说这街上守候,到新办公楼后就多种办公室里说事。杨冲锋让徐林坐,徐林却没有坐,将杨冲锋办公桌上的茶杯两手捧走,到饮水机处开了抽屉捏一撮茶叶放进杯里,先放水冲一冲茶叶,倒掉杯里的水重新用水冲好,捧到桌上才走到桌对面站着。

“不要这样客气啊,老徐。”杨冲锋说,徐林比他大了一轮多,要不是这些日子慢慢习惯,心里也真有点那味儿。杨冲锋说了这句,就不再多说,等徐林说出事来。

“厂长,你这样帮我问心里有数,自己没有多少能力,帮你倒杯茶哪是客气?”徐林说,缓过一口气后,徐林正了正脸色,压低声音说“厂长,中午下班后,谭科长在办公室里和两个人说了很久,不知道说什么。不过,其中一个人好像是县里一个小建筑队的,另一个看着像小领导的样子。”徐林说。

“嗯。”杨冲锋平静地表示了下,对徐林说的这些事不好否定,也不好表示不耐。计划处要有人盯着,总不能让谭擎华一个人折腾。徐林等杨冲锋表示后再说“厂长,下午谭科长给龙慧说要调两吨的18号钢筋,这种标号本来就紧张了。厂长,你看……”

“老徐,这事也谭科长处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杨冲锋说,徐林见事情已经说了,就转身走向门外,没有等到杨冲锋给他交待什么事,才开门出去。

这时候调两吨18号的钢筋,给本来紧张的指标更是挤得不能再有丝毫挪动。18号钢筋是用来做修建楼房用材,三四层的楼房一般都用12号、14号钢筋,用到18号那得是五六楼层或手里有闲钱,想把房子修得更稳当扎实超标使用钢材的。杨冲锋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不好直接去问。谭擎华手里有一定的权限,自己也不能总去干预。

没有多想,刘萍那女人要怎么样来招揽,也要等小厉找到她的详尽资料后才能看有没有机会。杨冲锋坐在转椅上闭目养神,中午和梅姐闹得有些疯狂,不知道梅姐是不是在会所里学会新的侍候人的招数。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杨冲锋坐正后接听,电话是楼上刘发旺打来的,要杨冲锋到三楼他办公室去商量个事情。刘发旺平时见杨冲锋都很客气,可在办公楼里,有什么事总是用电话把杨冲锋叫到楼上。也不知是他图方便还是要不断提醒杨冲锋,他才是钢业公司的正牌厂长。

杨冲锋对职位上的事没怎么放在心上,可先徐林说谭擎华私自要调两吨钢材的事,心里还是有些感触的。这些小权利,放下后要想收上来,就得费一番心思不要个下面的人闹出情绪才好。

正文卷 第76章 三天不理你

走到三楼,张卫栋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里面。这栋办公楼虽然小,却也集合了县里不少力量分别代表着各自的利益。杨冲锋目前还没有明显的势力烙印,算是张应戒的力量把他推举上来的,至于张应戒和吴德慵数书记之间的亲密关系,杨冲锋是不是那边的人,却也没有发现什么,要不也不会有前一阵子几个势力找他做代言人的举动。现在倒安静下来,杨冲锋没有被任何势力方拉住,这些人也就不再到他那里去碰壁。

张卫栋和刘发旺以及谭擎华都不是单纯的人,杨冲锋虽然不是第一把手,在公司里的威信比他们都高。绝大多数的人员都是从烟厂过来的,和杨冲锋有着烟火情谊,有共同点跟。何况,在建厂之初杨冲锋在选用人员和工人时,对他们都有一份情。刘发旺和杨冲锋表明是没有什么,但厂长的颜面偶尔没有杨冲锋好使,心里也就会有芥蒂,找到机会就会提醒杨冲锋谁才是真正的话事人。张卫栋和谭擎华没有什么可与杨冲锋正面争竞的,只能在暗地里找些机会。杨冲锋对这些事,也知道一二,只要他们不过分也不会去计较。

到刘发旺办公室门前,敲了门,里面没有什么反应。杨冲锋知道刘发旺在办公室里,再次稍用力些敲,敲了几次后,里面终于有了声音。杨冲锋也没有钱细想,刘发旺先是没有听到敲门声还是故意让他多待一会?有些事也不能想得过多。

门没有锁,推门后见刘发旺站在办公桌边。“厂长。”杨冲锋先说。

“来了,杨厂长,坐。”刘发旺指着沙发让杨冲锋坐。看他那表情,像是从卫生间才出来,倒是让杨冲锋心里动了动,刘发旺这样装腔作势想什么?

杨冲锋坐下,一脸平静,坐着腰身很直,那种军人的做派表露无遗,心里却在想,不知道谭擎华调用两吨的指标是不是通过了刘发旺。不过,谭擎华和刘发旺是不同利益阵线的人,除非想挤压自己,不然他们也没有必要联手,而自己一直都是以中立出现的。

刘发旺像是酝酿了下情绪,先问了公司的销售情况,这些情况杨冲锋每半个月都会跟他汇报,也有报表送到厂长室里。但刘发旺问起,杨冲锋还是将近来厂里的销售情况再说一遍。等杨冲锋说完,刘发旺先对销售科的工作表扬了几句。随后给杨冲锋递一支烟,杨冲锋给刘发旺点上,两人吐出浓烟后,像是融洽了些,刘发旺才说,“冲锋厂长,有个事你看怎么处理好?”

杨冲锋没有立即说话,等刘发旺继续说。刘发旺见杨冲锋聆听的样子,说“事情是这样的,县里一个领导,他叔叔要修房子想要弄点计划内的建材。我知道公司里的指标都很紧,挤哪一边更妥当些?我想你比我熟悉,你看怎么去调一调才好。”

杨冲锋略一沉思,这时间把握得很好,以前见张强这样做过。有领导跟张强要烟张强推不掉,就这样做的,让领导感觉到难处却又很干脆地应下来,领导才会记你一份情。“厂长,要多少?我尽量去调。”刘发旺要一些指标,杨冲锋当然不能推托不办,厂长的威信还是要维护的。刘发旺也不可能亲自到计划处去要指标,那样更上两人之间的关系。

“也不多,领导说要两吨。标号就拿16号和18号的,具体各要多少也没有明说,我想着各一半总不会有错。”刘发旺说,计划内指标是指着价格上比市场批发价要低一些的,纯粹是用来维系与领导之间关系的指标。这也是县里内定的,不以市场为标准。

“行啊,厂长,我这就去看看,尽快把这事落实下来。”杨冲锋说。

走到自己办公室,杨冲锋想了想,这事还真得快些办。18号的指标要是让谭擎华调走,想再要就很难了。如果自己拖一拖,刘发旺得不到,虽然要怪谭擎华,但自己也会落下不是。至少自己没有控制好下面的指标,让谭擎华得利。现在用刘发旺的力量,挤压一下谭擎华,虽说谭擎华心里会有怨恨,那也可借此敲打他一下。背着自己弄去两吨的指标,不能让他胆子搞大了。

这个势要借好,借得让自己没有一点痕迹才好。杨冲锋抽着烟,想清楚后。站起来慢慢走到办公室外,走两步推开隔壁计划处的门。徐林见杨冲锋进来,没有抢先招呼,等其他同事招呼后才叫了声“厂长。”

杨冲锋没有过多的表示,随口问道,“谭科长在办公室?”“在呢。”龙慧抢着说,龙慧不是烟厂老职员过来的人,属于后找进来的,走谭擎华到的关系。杨冲锋是计划处的直接负责领导,龙慧也许拉一拉杨冲锋关系,才能在计划处里与同事相处。

杨冲锋没有往里走进谭擎华的办公室,龙慧已经离开座位,对杨冲锋说“厂长,我去给厂长跑腿。”说着到里间办公室门去敲。

谭擎华很快就出来,见事杨冲锋到了。平时和杨冲锋走得不是很紧,除了必要的工作交待,杨冲锋也没有时间和谭擎华他们去厮混。谭擎华也邀请过杨冲锋几次,杨冲锋除了第二回到过一次,给了脸面后也就不在多去接触。龙慧已经跟谭擎华将来杨冲锋找他,出来后说“厂长,有工作的事?”杨冲锋表示肯定,谭擎华说“厂长找我打个电话就好。”

两人到杨冲锋办公室,等谭擎华坐下后,杨冲锋取出烟,先给谭擎华一支。谭擎华忙掏出打火机按燃,给杨冲锋点上,点了自己的猛吸一口,吐出来说“厂长,这烟好啊,搭望厂长抽支好烟。”

“谭科长,先前厂长找我去商量个事,我本想找你一起去听听,可厂长还有其他事忙着要走,也就算了。”杨冲锋说,谭擎华听了把手指夹着的烟放到烟灰缸里,静心地听杨冲锋说。平时心里对杨冲锋再怎么看不上眼,但杨冲锋是副厂长而且是直接上司,谭擎华也不会无知到杨冲锋没有一点背景就能坐到厂里这炙热的座位上。

首节上一节90/11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非常秘书

下一篇:官场之风起云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