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清理计划

大道清理计划 第99节

徐翰文说道“为夫还骗你不成,不过他们不是走了,而是被杀了。”

徐夫人微微一怔,随即问道“被谁杀了?谁这么厉害?”

徐翰文道“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太衍道长吗?”

徐夫人瞪大了眼睛“太衍道长来了?”

徐翰文摇头,“太衍道长没来,但他派人来了,你说的那些头戴黄巾的凶人,就是太衍道长派来的人。”

徐夫人神情一滞,在她的脑海中,太衍的形象本来是一个鹤发童颜的慈祥老者,长须飘飘,风姿绰然的仙人。此刻摇身一变,她脑中太衍的形象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身穿锦袍,膀大腰圆,面容狰狞的凶人。

徐夫人打了一个寒颤,看着自己夫君道“太衍道长太衍道长他”

“太衍道长怎么了?”徐翰文好奇道。

徐夫人把自己的想象说了出来,把徐翰文逗得哈哈大笑,“夫人这你就猜错了嗯,以后我带你去拜见太衍道长,你就明白了。”

夫妻俩说完私房话,便来到了前厅。张世清和董谒正在喝茶,看到徐翰文夫妻来了,连忙起身行礼。

徐夫人一看到张世清、董谒一副农家汉子的粗糙模样,心里对太衍凶狠面貌的想象就更加凝实了。

张世清和董谒在徐家呆了两个时辰,商谈了如何管理恢复崇文县的一些事宜,之后又在徐家吃了顿饭就离开了。

张世清和董谒分别在东城和西城坐镇,至于徐翰文则坐镇县衙,由张世清、董谒分别调拨了五百黄巾力士,到县衙听候徐翰文的调遣。

有了这一千名黄巾力士,徐翰文做起事来简直比以前还顺手。只是在文事上,这些黄巾力士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好在家中还有读书识字的家丁,徐翰文只能将其安排到县衙中帮手。

如今整个崇文县百废待兴,徐翰文也没在家里休息,吃完饭也就直接来到了县衙中处理善后事务。

徐翰文命人将自己府中的粮米拿出一多半来,然后第二天天不亮,就安排黄巾力士将粮米熬制成粥,之后分别推着粥车,到县城各处,凡是门口贴有黄符的人家施粥。

一开始那些躲在房子里的人还不相信县令施粥,结果那些黄巾力士们一喊,大家打开窗户一看。果然,黄巾力士们推着热腾腾的粥车,就在自己家外面。

这些黄巾力士们昨天或是救了他们,或是于他们秋毫无犯,所以现在百姓们对黄巾力士没有多大的反感,再加上实在饥饿,犹豫了一阵,便拿起自己的碗筷,咚咚咚跑了出来。

第一个来到粥车前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父母都被武修杀死,家中只剩他一人。原本家里仅剩的粮食前几天也被武修抢光了,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走几步路都开始冒虚汗。

颤颤巍巍的把自己手中的碗伸了过来,一个中年模样的黄巾力士心疼的看着他,“可怜的孩子。”

“这年头,谁不可怜。”另一个黄巾力士舀了一大碗稀粥,结果少年拿的碗还盛不下。少年看的又急又后悔,一把抓住勺子,舍不得松手,哪怕自己的碗已经满了。

黄巾力士哭笑不得,看着少年道“你先把碗里的喝完,我再给你盛就是。”

少年左手攥住勺把,右手端着碗,朝着碗里吹了几口气,然后狼吞虎咽的就喝了起来。因为太烫的缘故,少年这一碗粥喝的也有一些时间。

喝完了一碗,少年精神好了许多,整个人看上去有了些神采。他犹犹豫豫的松开勺把,把自己的碗递了过去。

黄巾力士会心一笑,“你攥着我的勺子,这里面的粥都凉了,我再给你打一碗热的。”

说着又打了一碗热粥给少年,少年这次不再攥勺子了,而是捧着粥蹲在一边的墙角,慢慢的喝了起来。

周围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一时间整个崇文县城都吵杂了起来,气氛无比的热闹和喧嚣。

正在县衙中埋头整理文档的徐翰文抬起头来,听着城中隐隐约约传来的喧嚣声,没有了之前的死寂,没有了骇人的惨叫,没有了凄凉的嚎哭,徐翰文额头上的皱纹也渐渐的化开了。

经过一天的施粥,徐翰文拿出来的粮食很快就用尽了。张世清和董谒找徐翰文商量,徐翰文当即决定,把王县尉这些人的家抄了。只给他们的家人留下过活的口粮,其余的粮食一律拿出来给城内百姓。

除了攀附武修的那些官员和豪强,唯一例外没有被武修祸害的也只有徐翰文了。但徐翰文一没有攀附武修,二没有祸害百姓,所以家里自然没有多少余粮。

所以就在王县尉等一干官员豪强家人的哭喊声中,黄巾力士们直接冲了进去,他们不打人不骂人,但是看见粮食一律拿走,凡是阻拦的当场打晕。

很快,在抄了十余个官员豪强的家产后,县衙光是大米就得了三十多石,足可见得这些官员豪强这些日子里做了多少恶事。

虽然徐翰文打定主意不牵连家人,像王县尉这样的人杀了就杀了,他的家人没必要再受连累。

可是黄巾力士们在查收粮食的时候,发现了许多这些人的罪恶。

有一家姓武的豪强,在他家后院发现一个地牢,里面囚禁着二十三名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子,但她们已经饱受虐待。在地牢深处,堆砌着无数女性的尸骨。

这些尸骨有的断手,有的短脚,有的浑身骨头碎裂,有的骨头直接扭曲变形。

还有许多正在腐烂的女子尸体,散发出阵阵的恶臭,这些尸体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身体的私密部位被残忍的割了下来。

还有一家姓钱的豪强,家中金银满堂,奴仆众多,光是从他们家库房中拿出来的奴仆卖身契就有三百多张。但是仔细一核查,发现其中竟有一百五十六人失踪。最后在地窖中挖出了一大批钱家贩卖人口的账据,一一核对姓名之后,那失踪的一百五十六人都是被钱家贩卖出去的人口。

更有一家姓蔡的豪强,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儿子取了娘,姐姐给弟弟生女儿,爷爷给孙子戴帽子而已。

看看一张张记录着各种骇人听闻的事件的纸业,徐翰文差点没晕过去。这里面有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在季常来之前发生的,也就是说,在自己的治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太平安定。

徐翰文起身,揉了揉脑袋,看着窗外明亮的月光。

他早已听到了风声,雒州城里,大将军古容要行那篡位之事。

古容身后有武宗撑腰,他一个小小的县令也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只要他还在这个县令的位置上,就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徐翰文目光阴沉,转身回到桌案前,拿笔蘸墨,然后写道“状案中所查各家情形属实,武家、钱家除三岁以下懵懂孩童外,尽皆处死。各家所余幼儿孩童,送往百姓家代养。”

徐翰文的文书送到了张世清的面前,张世清看完后,提笔在‘送往百姓家代养’几个字后面加了一句话“小儿长养所需粮米,由太平教供应。”
首节 上一节 99/1425下一节 尾节 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洪荒之准提问道

下一篇:道天行

推荐阅读